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手   机:13588888888

固   话:400-888-8888

传   真:010-88888888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经济开发区

邮箱:bw122.vip@admin.com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燃烧我的卡路里


      最近本小正太被一首神曲《卡路里》给了,尤其是歌中那个小姐姐娇柔的嗓音带着点爆发的姿态喊出的那句“燃烧我的卡路里”,让弹痕直接把每天出门执勤之前的开道词由“仰天大笑出门去”换成了“燃烧我的卡路里”。所谓卡路里是一种能量计量单位,我们日常所说的卡路里其实是指食物中所含的热量。虽然对于当下的减肥男女来说,卡路里确实是个天敌一般的存在,但对于古今中外的后勤人员来说,如何让前线作战的士兵保持足够的卡路里则一直是个大问题,今天我们就说说古今那些为了满足士兵们燃烧卡路里而产生的故事。

      中国古代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耕战一体的社会结构,广大农民平时务农以外,农闲时节还要参加“田狩”等形式的军事训练。农民被以军事意味极强的“伍”、“什”为基本户籍单位进行编组和管理,战时则征召参战。出征的士兵不仅没有军饷,而且还要自备武器、甲胄和口粮。为了满足长期征战需要,士兵携带的口粮不仅要能果腹,还要能够保证长期携带不变质,陕西一带的特色食品“锅盔”据说就是当年秦军士兵所携带的口粮。所谓“锅盔”是一种以北方地区的主食材料面粉烘焙而成的饼,饼体十分厚实而且直径很大,携带一个即可满足一天的食用需要,士兵们为了方便携带会用绳索将之几个一组串起来背负在身上,据说因其厚实能挡住敌方箭矢故称之为“锅盔”。当然,这种食物很大程度上仅能满足果腹需要,所能提供的卡路里很有限。但在古代社会,囿于社会整体生产水平尤其是高热量的肉类食物的长期保存问题的限制,前线士兵的卡路里摄入量在很长时间里改善有限,依旧依靠现地征集。即使是带着仆人作战的战国时代的日本武士,也不过是带了石臼、石磨可以吃到新舂磨的米面而已。这种现做的食品在口感上比预制食品好,但卡路里摄入量上并没有什么明显提高,而且从日军擅长劫掠的一贯表现看,可能连基本的卡路里摄入量也并未得到保障。

      大约到了十三世纪,马背上的蒙古士兵们依靠着干酪、风干牛羊肉和熏肉肠提供的能量征服了他们所能征服的整个世界。此后,干肉、熏肉肠开始进入各国士兵的口腹中。干肉以及熏肉肠依旧属于预制食品,但所含卡路里值比起碳水化合物为主的米面食物要高很多,尤其重要的是适合长期保存。据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美国士兵还吃过南北战争时期库存的牛肉干,一战士兵也别有什么怨言,南北战争时期的联邦军也吃过1805年腌制的牛肉。当然,这些食物的口感什么的就不要太在意了,据说前面提到的美军那种牛肉干和与其搭配被称为“联邦硬式面饼”的军用饼干曾经不止一次的被当板砖用在近身遭遇战中,而且中招的敌军无不头破血流甚至当场身亡,每一个吃过这些牛肉的士兵都质疑过这些牛肉是不是创世之初就已经开始腌制了。很显然,虽然卡路里足量摄入的问题解决了,可士兵们在前线作战之余老抱着块板砖玩命啃也不是事。到了拿破仑时代,在拿皇奖金的刺激之下法国商人尼古拉·阿帕特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玻璃罐头。罐头的发明让军队的补给状况大大改善,有了罐头,士兵们不仅能得到充足的卡路里摄入量,而且能得到更均衡的营养摄入,因为罐头不仅可以保存肉类,也可以保存蔬菜、水果甚至咖啡。当然更重要的是,跟敌人玩命厮杀以后再也不用抱着块板砖猛啃了。但早期的玻璃罐头并不便于运输,尤其是在前线恶劣的道路状况下,前线的士兵们要想敞开了吃罐头得等到马口铁罐头大量生产以后,而那会差不多已经到一战了。

      到了一战时期,凭着强大的国力做保障,广大协约国士兵们不仅可以吃到各种口味和种类的罐头食品,还能在战壕里喝上咖啡再美美地抽上一口烟,生活赛似神仙。但同为协约国成员的俄军士兵们显然不在此列,一战中的俄军士兵依旧要就着圆白菜汤咽下能给德军和奥匈士兵开个瓢的大列巴,而且即使是这样简单的食物也并不能保证及时供应。作为帝国主义最薄弱环节的沙俄在一战中经过数次动员,到战争中后期农业产能下降严重,本就薄弱的后勤运输更是早已不堪重负,原本就不充裕的补给物资还因为运输的问题大量积压在后方,再加上沙俄军队庞杂的官僚系统的层层延误和克扣,一战中前线作战的俄军供应与其他协约队比较起来完全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到了二战后,各队后勤系统得到进一步发展,不仅供应物资数量更加丰富种类更加齐全。而且在以美国海军陆战队中校乔治·索普所著《理论后勤学》为代表的一批后勤理论著作逐步得到各国重视,后勤保障学作为一门和战役学等作战艺术同等重要的军事科学的地位开始成为各队的共识,军队的后勤保障更加科学化和精细化。反应到士兵口腹方面就是,军队食品在保证卡路里摄入量足够的同时也越发关注各种营养成分的均衡搭配、更加易于消化等细节。但不管怎么说,卡路里的摄入量永远是优先保障的。

      近代以来的中国受限于积贫积弱的国力限制,军队的武器装备都很难解决,士兵卡路里的摄入量就更无从顾及。我们在反映旧中队的影视作品和照片上经常看到出征的士兵都会携带两个交叉背负的布袋,除了一个用于携带弹药的袋外,另一个就是用于携带干粮的干粮袋。士兵携带的干粮通常都由驻扎地现地征集,和一般百姓所食用的并无差异,连满足基本果腹都只能勉强做到,卡路里摄入量就更难保证了。

      到抗美援朝时期,虽然国内全力支援志愿军出国作战,但历经帝国主义长期掠夺和四大家族刮地三尺的压榨,新建立的人民政权接手的是一个一穷二白的烂摊子,前线的志愿军将士在饮食上的条件并没有太大改观。国内形容志愿军作战艰苦时常会用“一把炒面一把雪”的说法,用小米、麦子、高粱等炒熟磨成粉制成的这种炒面在口感和所能提供的卡路里数值上都很不尽人意,尤其是在冬天的野战条件下就着雪下咽,感受到的是从头到脚的透心凉。但志愿军老兵回忆,这种主要成分是细粮的炒面部队除了有作战任务一般舍不得吃,大多数情况下部队以炒豆子、炒玉米粒为口粮,这些炒熟的豆子和玉米受潮后连嚼都嚼不动。

      而以美军为首的“联合”依靠强大的国力支持,不仅有让许多美军士兵吃到怀疑人生,其他国家军民视作佳肴的斯帕姆午餐肉。在单兵食品上细分了C类、D类、和K类口粮,数量丰富品种齐全之外口感还很棒。美军还配发一种野战饭盒,饭盒里有涂好黄油的面包片、午餐肉和沙拉,还有香烟和火柴。这种野战饭盒在战后的日本一度成为硬通货,美军光顾完日本女人后经常以饭盒做酬资,能得到美军饭盒在当时的日本令无数年轻女人趋之若鹜与美军联谊。

      巨大的后勤反差让“联合”优越感爆棚的同时也无缝不入的开展对志愿军的心理战,弹痕高中时期曾听一个志愿军老兵说起过,志愿军部队除了空袭的美军飞机外,最经常遭遇的就是美军的心理战飞机。这些飞机上通常都会反复播放一个声音妖娆到志愿军将士一听到就忍不住想把美军飞机打下来的女人的声音,还会扔下用玻璃纸包装好的食品等物资,企图瓦解志愿军士气。但志愿军及时开展工作,向广大官兵说明军队和国家现在面对的困难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帝国主义掠夺和封锁造成的。“抢了我们的东西还拿来在我们面前炫耀”成了朴素的志愿军官兵们面对“联合”心战物资的普遍心态。

      国内进入和平建设时期以后,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我军在装备改善的同时,在食品保障方面也不断加强。到“两山轮战”时,我军官兵手里的各种罐头和压缩饼干让饥肠辘辘的越军艳羡不已。出于瓦解越军士气的需要,我军有时会把各种罐头投入越军阵地,往往刚一投放便被越军哄抢一空,越军军官有时会出面阻止,但阻止了士兵的哄抢后这些军官会大摇大摆的将这些罐头据为己有。进入新世纪,我军的保障体系越发完善,广大不仅能吃饱吃好而且能保证健康均衡。说实话写了这么一晚上弹痕已经忍了好几次口水了,不是饿的,而是想到那些土豆烧牛肉自热米饭、五花肉罐头等等曾经在部队吃过的各种野战食品馋的。燃烧吧,我的卡路里!小正太吃啥都不腻而且有锁骨!




    0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经济开发区 联系电话:400-888-8888 博天堂入口_博天堂主页
Copyright © 2014-2021 博天堂畜牧业公司 版权所有       XML地图